跳楼自杀的人心理分析

时间:2015-10-15 编辑:limin 手机版

  社会上跳楼(跳河、挑江等)事件偶有发生,多是一些比较特殊的群体,受到一些打击而选择轻生。一般人对于这类的自杀行为已经看得有些麻木了,多是不解或唏嘘一笑而过。跳楼自杀的人究竟是什么心理在作祟?

  大部分心理分析师或心理学家会从跳楼自杀者的心理出发,分析其生前的行为举止、外部环境、思想认识、个人素质等等方面,从而得到其自杀的原因。在所得原因中,不外乎思想极端、厌世、自控能力差、生存压力大等少数因素。而在这其中,自控能力差或许是最重要的因素。毕竟,对于自杀者来说,跳下高楼的那一个动作、一个瞬间,才是质变的发生,而他们没有控制住,导致了事故的不幸出现。因此,似乎可以说,自控能力差是人们跳楼自杀的根本因素。但是事情真的是这样吗?或者说,仅仅从自杀者心理推测其自杀事实本身发生之前的况状定为原因,这样的结论足够充分吗?

  人们都忽视了一点:自杀者站在高楼之下和高楼之上时的心理状况是不同的。也许心理学家会说,自杀者在高楼之下时必然已有厌世情绪及沉重的心理负担,随着他一层一层地爬上楼梯,他的心理负担不断加重,直到他登上楼顶,走至边缘,心理压力达到极限,然后,跳了下去。可是,如果我们站在自杀者的立场上,设身处地,想象或实际地站在高楼边缘,俯瞰世界,感受自己真实的心理,或许会对跳楼自杀这一现象有更加深入地认识。

  我们可以从最简单最纯粹的角度开始思考这个问题。首先,假设你身处高楼,最突出的环境设定就是一个“高”字,因而出现恐高的状况就是无可厚非的。伴随着恐高而出现的,则是眩晕的感觉。眩晕与人的视觉信息缺乏有关,人们在日常生活中,大多都会选择水平位置进行水平运动参照;而身处高处,地面物体太小,无法作为平衡信息回馈的根据,因此身体就会产生不适的应答。且人们靠“视觉流场”控制自己的姿势和运动,这就更加导致了自杀者在高楼之上行为的不确定性。什么是“视觉流场”呢?举个例子来说,当人们站在一条笔直的公路上,极目远眺,公路消失于天际,延伸向未知的无尽,这时,人们并不会感到害怕;回到自杀者身上来,他们站在高楼边缘向下看,也是一望无际的盛景,相反的是,只要精神正常,他们一定会感到恐惧。这两者差异的内在原因究竟是什么呢?就是视觉流场的影响。

  从人的生理上来说,当人的视觉流场成直角时,对事物的认识趋向于平面化,捕捉地更为真实可感,因此在前一种情形下,人们不会有害怕的情感;后者则不同,在高楼之下的事物被立于高楼之上的人所捕捉,且位于高楼之上的人拥有更加开阔的视界,其视觉流场扩展为180°,此时,自杀者眼中的事物就越显得立体化和抽象化,在他们的大脑中,仿佛地心引力要把他们吸下去一样。但这与恐高症并不相同,相信有恐高症的自杀者也不会选择跳楼自杀这种方式。恐高症与人们对高的恐惧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说道恐惧,人都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自我防御机制,这会提醒处于高楼边缘的人停止脚步,正是这种重要的心理保障避免了许多意外坠落的发生。如此看来,高处所带来的眩晕及视觉流场的影响,显然不足以突破人的自控力及自我防御机制。那么,究竟是什么“力量”把自杀者推下了高楼呢?

  让我们进一步向下深入分析。人的视界,也就是人所看到的事物,大部分人也许会这样认为。其实不然。所谓视界,实质上是由眼睛捕捉到的、反映和转化到大脑的中的一种映像。且人的视界是受常识所保护的,因此,一旦看到了超出视界的的东西,人就会不适应,甚至发狂。比如说,许多人看过战场上那血腥的画面后,会歇斯底里乃至失明,因为那远超出了他们平日中的常识。人因为习惯于在常识的保护下生活,在遇到突如其来的危险与刺激时,就会行为的更加不理智,而那些长期从事高空或危险工作的人在这方面就会有所优势。对于自杀者来说,身处高楼之上,那景色也许是他们从未见过的,至少是没有看习惯的。从高处俯视的风景非常壮观,就连平淡无奇的事情也会觉得非常美丽,因此,自杀者会产生一种冲动,一种自己生活的世界被一览无余的冲动。而且,这种冲动是一种对比,本身生活的狭隘世界与自己想象中也就是俯瞰的广阔世界的对比。自杀者生前往往都会有不顺心甚至痛苦的经历,他们认为自己是被社会所排挤的,认为自己生存的世界如此狭隘,以至于容不下他们;而当他们萌生了死志,走到高楼之上时,俯瞰着大千世界,会感受到一种广阔与美丽,会从心底里感叹:啊,这才应该是我所生存的社会啊!

  可事实是,他们所艳羡的,正是自己生存着的社会。于是,矛盾与冲突就这样产生了。在自杀者看来,我们所一同生存的世界是不理想的,而他们从高楼上俯瞰的广阔美丽的世界,明知活在其中,却找不到自己就身处其中的实感。关于俯瞰视野的问题,我想要多说几句。从很高的地方看东西,人的视野就会很宽、很广,相对于平日所见日常风景,那无疑会宏伟许多。但是,视觉上的冲击会转化为脑部的冲击,我们所无法把握的视界会加深和突出对自身周围的的强烈感受。比如说,一个人坐在自己家里,用谷歌地球无限放大,最终定位到自己的家。这时,从事实上来说,我们是在卫星上看着自己所住的大楼,我们的眼睛位于数千万米的高空之上,这足够高了吧。可是,为什么不会有不适的感受呢?因为,就算距离再远,也不过是通过电脑这一媒介,我们对自己的视界有着充分的把握,所以不会有任何认识上的冲动产生。而在高楼之上俯瞰则不同。自杀者在百米高空中,对于地面,也就是平日生活的街道完全没有任何把握,正因此,他们对自身周围,也就是高空环境,会有更加突出的体验和感受。

  从心理学上来讲,人只有对紧紧围绕在自身周围的的事物和环境感到安心。在无法认同平日生活的世界的情况下,自杀者就只是依赖高空所带来的感受,各种各样的情绪会被放大,最终产生一种冲突。继续前文所述,自杀者找不到自己生存于俯瞰世界的实感,这就会导致一个问题,由实感所带来的感性认识和知识经验带来的理性认识摩擦冲突。所谓实感,是从自身周围获得情报为优先而产生的认同感,而理性认识则更多是凭借常识。这种摩擦冲突会带来思维认识混乱,终于演变为失去理性,自杀者从高楼上跳下去也就顺理成章了。

  其实,大部分自杀都不是真正的“自杀”。真正的自杀应该是自杀者对世界没有了任何留恋,没有遗书,不在人前,悄悄地离开这个世界。所以,现代社会那些留下遗书,在热闹的市区自杀的人,大多是有外因作为凶手的“他杀者”。这里还有另一种情况,也许相当一部分跳楼自杀者在登上楼顶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不想结束自己的生命了,但最终还是跳了下去。这就是一般心理学家分析其生前的社会原因所不能解释的。还有,跳楼自杀者在跳下之前往往会有长时间的犹豫,这除了反思其之前走过的人生之外,一定还会有混乱与迷茫。总之,单方面的分析跳楼自杀的原因是不够全面的,我们需要更加具体详致的认识。

  现在,让我们从纯粹的心理角度来分析跳楼自杀者立于高楼边缘时的心理。一般来说,集体性的跳楼事件是很少的,通常都是一个人进行的自杀行为。自杀者萌生了自杀的念头,反映了他不适应社会,为社会所排挤,至少可以说,他一定是孤独的。当他站在高楼顶端,向上是无边的天穹,向下是繁华的街巷,孤零零的一个人,广阔的空间仿佛一个大音箱一般,把孤独无限倍放大。因此,自杀者开始寻求外界的保护,在那种环境中,能够给他带来抚慰的就只有下面热闹的的社会。或许会有一瞬间,他放弃了自杀的念头,想要回归社会,但反应过来的事实更是让他绝望:正是下面的世界把他逼上来的。于是,这种孤独无处发泄与倾诉,整个世界没有一个人理解他。可以说,就算本来不是很坚定的自杀念头,因为外部环境等因素的影响,最后下定决心。我们可以有许多途径及理论来分析跳楼自杀的原因,也就是说,跳楼自杀这一事实有其一定的必然性。我所说的必然性不是指所有人都有理由去自杀,而是说人在特定的环境之下会有去自杀的可能性,也就是弗洛伊德所谓的机体内部的死亡本能。

  但我不想把跳楼自杀简单地归结于人的死亡本能的影响,也就是说,不能笼统地把跳楼自杀的原因与普通自杀纳入一类,它有其独到的特殊性。在此之前,有必要谈谈自我暗示这一名词。

本文已影响
跳楼自杀的人心理分析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