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完美是生命的特征之一

时间:2017-04-22 编辑:瑞莹 手机版

  你是完美主义者吗?对于不完美你又是怎么看的呢?其实不完美是生命的特征之一啊!下面是小编为大家带来的不完美是生命的特征之一。

  不完美是生命的特征之一

  很多病态完美主义者都是焦头烂额界的奇葩,是庸人自扰领域不世出的高手,是最适合送到全球最重度拖延症研究室里的小白鼠。

  我曾经就是一个这样的病态完美主义者。直到有一天,我意识到,病态地追求完美是世界上最浪费时间的一件事,病态完美主义就像一个心魔,它会彻底搅乱我的生活,甚至还会彻底吞噬我的生命。

  病态完美主义者经常会一次又一次重复这样一个错误,为了弥补一些小小的瑕疵,耗费了大量时间和精力,结果正事儿都被耽误了。

  当一个人病态地追求完美的时候,他极有可能患上强迫症,而强迫症在催人衰老这件事上从来都是效率惊人的。另外病态完美主义还会让他生活在持续不断的精神压力中,他有可能因此患上心脏病。

  有些女性病态完美主义者想找到完美的男人,因为过于挑剔,结果挑着挑着,弹指间青春逝去,然后可能会急得只要是个男人就可以。

  当然,肯定也有男性病态完美主义者想找到完美的女人,完美的女人真的很难找到吗?说到这儿,我想起一位名叫罗伯特·舒曼的法国政治家说过这样一段自嘲的话:“年轻的时候,我曾发誓,找不到一个完美的女性我就不结婚。后来,我终于找到了,只是,唉,她也正在寻找一个完美的男性。”

  有些病态完美主义者有社交洁癖,他们总想交到品行完美的朋友。只是如果一个人总是以这样一种严于待人的心态去社交,很快他就会成为别人唯恐避之不及的孤家寡人。

  还有一些有着病态完美主义倾向的父母平时总是在孩子身上寻找各种缺点,结果导致孩子变得自卑和自闭,甚至还患上了某些心理疾病。

  病态完美主义者总是会无师自通地把自己的工作、人际关系以及家庭生活全都搞得一团糟。

  为什么病态地追求完美反而可能会把事情搞砸?举个例子,一件物品,你很喜欢,但你觉得它不够完美,于是你雕琢它,改造它,结果搞着搞着就把它搞坏了。

  说到这儿,我想起这样一则小寓言,一个武士拥有一张很名贵的弓,这张弓是用乌木制成的,射得又远又准。这个武士非常喜欢这张弓,在他看来,这是一件可遇不可求的宝贝。有一天,武士又开始把玩这张弓,这时他忽然觉得这张弓看上去有些粗笨,上面什么装饰都没有。武士心想我为什么不让这张弓变得更漂亮些呢。于是武士请一位工匠在这张弓上雕刻一些花纹。工匠雕刻得很成功,那些花纹图案几乎可以用完美来形容。武士看到后特高兴。随后他用力拉弓,结果,弓断了。

  据媒体报道,贝克汉姆平时只要一闲下来,他就会在家中忙着一遍遍地打扫房间和整理家中物品,直到达到自己心目中完美的标准。贝克汉姆说:“我老婆说我是魔鬼附身……我的生活已经受到了影响,我甚至为了冰箱里多出来的一罐可乐而重新整理冰箱,直到我满意为止……”

  很显然,贝克汉姆也是一个多少有些病态的完美主义者,还好他只是在打扫房间和整理家中物品时追求完美,假如他做每件事都如此病态地追求完美,他迟早会逼疯他自己。

  另外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在电视里或是网上看到贝克汉姆的老婆维多利亚,我就会莫名其妙地感到很别扭,感觉就像翘着二郎腿打飞机一样别扭。后来我知道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了,因为维多利亚刻意塑造的“完美形象”看上去同样多少有些病态。尤其是她那对经过隆胸手术加工过的乳房,它们被无数人诟病,因为它们看上去实在是太圆了。

  我相信维多利亚肯定是为了追求完美才把自己的乳房隆得那么圆,而这也让我想起美国学者玛丽莲·亚隆的著作《乳房的历史》中的这段话:“大众媒体塑造了理想的乳房,只有极少数人可以不被影响。理想的乳房必须巨大、浑圆、坚挺,耸立在如男孩般瘦削的身体上。对于大多数女性来说,这是不可能的任务,于是她们跑去隆胸,或是患了暴食症、厌食症以及其他自我厌恶的精神性疾病。”

  喜欢追求完美的维多利亚完成了这个“不可能的任务”,她的身材就完全可以用皮包骨头来形容,但她的胸前却耸立着两个似乎完全不受地心引力所左右的大圆球。

  只是正所谓过犹不及,正如上文所说的那样,维多利亚的那对看上去过于完美的大假乳房已经成了被很多人揶揄的笑话。还好维多利亚后来也意识到挺着那样一对大假乳房招摇过市是很蠢的一件事,所以她做了缩胸手术,好让自己的乳房看上去能相对自然一些。

  如果一个人病态地追求完美,他十有八九会因为患上病态完美主义型拖延症而一无所获。即使他侥幸有所收获,他的人生也会变得就像维多利亚没做缩胸手术前的那对大假乳房一样,因为一种病态的完美而丧失了生命的本质。

  我说把时间当作乳房,说的是那种真实的、有生命力的乳房,这样的乳房不需要完美的形状,因为生命本身从来都是不完美的,不完美是生命的最重要特征。病态地追求完美,只会起到压抑或扼杀真实生命力的作用。

  估计你十有八九听过这个关于“戈迪阿斯之结”的故事,在一座神庙里,有一个绳结,它被称为“戈迪阿斯之结”。关于这个绳结,有这样一个传说,谁能解开它,谁就能征服全世界。很多人都尝试着想要解开它,但都失败了。有一天,梦想征服全世界的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路过这座神庙,他听说过关于“戈迪阿斯之结”的传说,于是他开始尝试解开这个绳结,结果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还是没能解开。这意味着他不可能实现自己的梦想了?亚历山大越解越郁闷,越解越感到压力山大。后来,解得一脑门子官司外加满眼金星的亚历山大彻底怒了,他拔出自己的剑,砍向“戈迪阿斯之结”。就这样,亚历山大用这样一种方法解开了“戈迪阿斯之结”。后来,正如你所了解的那样,亚历山大率军东征西讨,四处侵占他国土地,搞出了一个横跨欧亚非三大洲的庞大帝国,假如他没有在三十三岁那年因患上恶性痢疾而病逝,假如他能活到八九十岁,也许他真的能征服全世界?

  我之所以在这里讲这个故事,是因为我觉得这个“戈迪阿斯之结”很像病态完美主义者的错乱心结,另外它同样很像病态完美主义者经常要面对的一些看似完全无解的困境。

  如何解开这个错乱心结?如何突破这个看似无解的困境?故事中亚历山大看似简单粗暴的做法极具启示性。

  在柴静的一篇博客里,她引用了张越评价电影《阿甘正传》男主人公阿甘时说的这样一段话:“阿甘就是看到一个目标就走过去了,别的人是看见一个目标,先订一个作战计划,然后匍匐前进,往左闪,往右躲,再弄个掩体……一辈子就看他闪转腾挪活得那叫一个花哨,最后哪儿也没到达……”

  很多人在做事之前,总想制定完美的计划,等待完美的时机,结果他们就像张越所说的那样,最后哪儿也没到达。

  说到这儿我又想起两年前我在写关于《观音山》这部电影的评论时,我曾写过这样一段话:你看李玉虽然到目前为止,电影拍得还是不怎么样,但你想一想,她现在才37岁,在她不到27岁的时候,她就已经拍出了自己的第一部剧情长片,然后一部接一部地拍到现在。她这么拍下去,在未来的某一天她没准儿真能成为一个电影大师也说不定。相信每一个年轻人都有自己的理想,其中很多年轻人会苦苦思索实现理想的秘诀,他们可能会一直思索到自己大小便不能自理的那一天。还有一些年轻人就像李玉一样,他们不会像一般人那样把自己的理想高高供起来,他们对待理想的方式是霸王硬上弓,不管三七二十一,扑上去就开始乱搞,没准儿搞着搞着就把理想给搞定了。

  假如李玉也是一个病态完美主义者,那她很可能直到现在还在苦苦构思她的第一部电影,或者因为拍不出自己心目中完美的作品而早早彻底放弃了自己的电影梦。

  最重要的是不断成长,无论如何,你都不能让病态完美主义型拖延症扼杀掉那些能让你不断成长的可能性。

  很多时候,我们在做某件事时病态地追求完美,其实根本不是为了搞出一个惊世绝伦的完美杰作,而只是为了掩饰自己水平有限或很烂这一事实。我们在潜意识里担心这一事实会在我们做完这件事时彻底暴露,我们担心别人会因此笑话我们,所以我们沉溺于一些琐碎的细节,不断推迟最后截止日,或者干脆就半途而废。

本文已影响
不完美是生命的特征之一相关推荐